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古浪网-古浪论坛

搜索

[一起晒晒] 赵开新:1990年古浪大地震

[复制链接]

37

主题

97

帖子

18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813
发表于 2019-6-25 10:15: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1.jpg

编者按

2018/12/5

多年之前,古浪的写作者有很大部分是以写新闻和报告文学为主攻方向的。而且坚持多年,那份热情和执着,令人尊敬。赵开新老师跟据当年的报刊资料整理写作的这篇文章,极富当时的写作特征。通过这篇文章,我们回忆当年的一场灾难,也重现古浪民间的一种写作状态。

“轰隆隆——”一声巨响,地动山摇,中国地震史上的一页,无情地写在了甘肃省武威地区古浪县、天祝县、景泰县交接处。据国家地震台网测定:1990年10月20日16时零7分26秒,在三县交汇处发生里氏6.2级地震。

历史的镜头定格到了这一刻。沉睡的大地,象一头发疯的狮子,愤怒、残酷地摇摆起来。古浪县新堡、干城、横梁、裴家营、大靖、民权、西靖、井泉、土门、岘子、黄羊川、十八里堡、黑松驿、古浪,还有天祝县的松山、钱宝、东大滩,国营天祝龙沟分场等乡镇的149个村和4个放牧点的11296户农牧民受灾,人口达55977名。顷刻之间,成千上万的房屋、养殖棚、院墙、窑洞先后倒塌。部分房梁遥遥欲坠,墙壁裂缝,尘灰满天,鸡飞狗叫,马惊羊跳,四处气氛恐怖,好似世界末日来临。农牧民家中的米面粮食、大小家具、锅碗灶具全埋,这次地震共有30余人受伤,1人遇难,近500头(只)大小牲畜在这场灾难中丧生。

大地无语,上苍不言,是谁惹怒了大地,为何发这么大的脾气,又是谁得罪了苍天,对人类进行这么大的报复?余震不间断地的持续发生着,房屋断断续续地仍在坍塌。惊魂不定的农牧民们,在这无助的旷野里,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屋漏偏遇连阴雨,这天,正好是农历九月初三,夜晚,狂风大作,天气骤变,雨雪交加,气温一下孑降到了零下十度,把无家可归,无饭可吃的灾民,又推进饥寒交迫的困境之中。

这次地震最严重的是古浪县新堡乡高岭墩村,灾情发生后村主任王维真,小学校长张学颜,冒着很大的雨夹雪,沒顾自家的倒塌房孑,在去乡政府的泥泞山路上跑了五六里路。正巧碰上了本村的手扶拖拉机手桑兴国,桑兴国得知村里房屋倒塌的消息后,二话没说把一车煤倒在路边,拉上村主任王维真和校长张学颜,火速向十五华里外的乡政府赶去。

22时,古浪县委办公室接到了新堡乡政府的电话地震灾情报告:高岭墩、尖山等村房屋倒塌严重,人员伤亡不详,请求县委、县政府连夜派人救援。

灾情就是命令,10分钟后,古浪县直20多个部门的负责人齐聚县委办公室,县委紧急部署并成立抗震救灾指挥中心。

21日零点,由县委、县政府、县人大、县政协、公安、民政、卫生等9个部门的30余名干部组成的救灾工作组,在他玉璞、苏喜、王志勇等县上领导的带领下,分乘12辆汽车,拉着面粉、灶具、塑料、帐篷等救灾物资,连夜赶往灾区。

车窗外雨雪交加,夜色漆黑如墨,山路崎岖难辨,路面泥泞车滑,车灯忽明忽暗。汽车在山间缓缓前行,穿过了横梁山,翻越了蒿沟岘子,行驶100多公里,凌晨5点县领导的车队首先到达灾区,尖山村灾民首先看到山顶的车灯。

雨雪纷飞,寒风刺骨,大地摇摆,人心惶惶,随心所欲的老天,仿佛把这些灾民推进深渊。在风雨雪中蹲了一夜的灾民们,衣服全被淋透,在露天地里不住地发抖。一排长长的车队灯光,明晃晃地射了过来,灾民们失望的眼睛里顿时迸出了希望之光。脸上的喜悦之情,马上流露出来,这就象误入沙漠中的游客见到了绿洲,更象大海中迷失了方向的船泊找到了航标塔。他们纷纷向车灯方向跑去,还高声大喊:“快看,人们救我们来了,共产党来了!”此时的喊叫声、呼唤声,大过了风声、雨雪声,在夜空中久久回荡……

零点,还有一支救援队紧急地向灾区赶来,他们是甘肃省地震局现场考察队的18名科技工作者,他们从兰州出发,连夜赶到天祝县松山乡,投入到紧张工作中。

1时,又有一支救援队从武威出发,在地委副书记杨兴昌,行署副专员连涛的带领下,和地区有关部门负责人组成的18人救援队,冒着雨雪,赶到了天祝松山乡。

地震发生后,在抢险救灾队沒进村前,灾民们并没有失去主心骨,而他们在村支部的统一领导下,在村干部和党员的带领下,组织大家赶快在废虚上爬起来,与灾害展开了顽强拼搏——

20日黄昏,新堡乡高岭墩村的大大小小的山沟里,大地还在痛苦地抽搐着。党支部书记刘聚贤已带领全村16名党员和70多名团员村社干部,抢救伤员,排察险情。

21日,甘肃省委书记李子奇、省长贾志杰、副省长王金堂、穆永吉、路明等,冒着风雪先后赶到灾区,调查看望灾区人民。武威地委行署领导朱炳麟、李万林、杨兴昌、刘生荣、曾继伟、裴永俊、连涛、邴如英、王化行、白继忠等领导,亲临灾区,现场指挥救灾。

10月23日以后,青海、陕西、福建等省委政府,第一时间发来慰问电,向灾区人民问好。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团中央第一书 记宋德福、福建省委书记陈光毅等领导,也发来了慰问电。

10月27日,国务院也发来慰问电,鼓励灾区干部群众,自力更生,不等不靠,重建家园。

12月13日,新上任的甘肃省省委书记顾金池专程到古浪灾区检查救灾工作。顾金池在查看了新堡乡高岭墩村之后,看到灾区人民群众情绪稳定,救灾物资按时发放到户,群众有帐篷住,有衣穿,有饭吃,牲畜有了临时圈棚,受伤群众能及时医治,家家户户能安全过冬,他十分满意。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这是中华儿女千年留传下来的美德。这次地震,共收到各地爱心捐款653699元,粮票342517斤,面粉、粮食35万多斤,棉毯、衣、被319900件(条),帐篷177顶,煤炭336吨,油毛帖1903卷,竹箔340O个,还有学生课桌、水泥、药品、玻璃、塑料、食品、生活用具等折合人民币300多万元。每个物件都是有价值的,但从四面八方运来物品的主人的爱心是无法用价值衡量的,它深深包含着各族人民对灾区人民的深厚情义。截止11月25日,灾区人民共收到783个单位和上百名个人的钱物捐助。

北京48中初一(2)班全体同学给古浪灾区的一封信是这样写道:我们从电视上看到你们那里地震的消息后,心里非常难过,在班长的倡议下,我们把自己的零花钱集中在一起,总共30多元,虽然钱少,但是代表的是我们全班32名师生的一点心意。

家住永登县,6O年代在古浪县担任过民政局局长的霍伯年,也从电视里得知古浪地震的消息后,立即捐助粮票100斤,现金100元,并打长途电话,委托在古浪县上班的女婿向古浪灾区人民问好。

兰州市西固区一位70多岁的老奶奶,拿着自己以前做的几双布鞋和几双袜子,跑到离家10多里地的民政局,对工作人员说:“礼物虽轻,灾区人民很需要,这是我一位老太太的一点心意。”

平日里靠社会救济、或卖唱维持生活的残疾盲人张存年,他拄着拐杖从武威金羊乡一直摸索到武威地区抗震救灾办公室,将身上积攒的50元人民币全部捐献给了古浪灾区,这是一个盲人一年四季靠卖唱一分一分积攒起来的钱呀。

武警支队的干部战士捐助粮票2400多斤,角票10多捆,镍币2小袋,总计4000多元。

原甘肃省委书记、后任全国政协常委的杨植林,在北京得知古浪、天祝地震的消息后,非常挂念灾区人民。在借兰州开会之机,专程赶到武威,听取了地区领导的汇报后,将800元钱交到武威领导的手中。他说:“穷地方,遭这么大的灾难,真是太不幸了,我的这点钱太少,帮不了啥忙,也算是对灾区人民的一个安慰。”为鼓励灾区人民开展生产自救,他当场写下一首《自救赋》:

创痛艰深速愈伤,生产自救好丹方;

人来助我添羽翼,应借春风胜往常。

灾区连日的雨夹雪,成为武威群众和干部们最牵挂的一件大事,为了让广大灾民暖和栖身,免遭寒冷。他们发动群众,将家中最好最干的麦草送到集中点,然后利用各单位抽调的200多辆大卡车,将30万公斤麦草送到灾区。灾民们感谢拉草司机时,司机们说:“你们的困难,就是我们的困难,6O年武威遭灾,我的命还是你们的青稞面救的!”30多年过去了,你们还记得青稞面……当场的灾民们大哭了起来。

善良、纯朴的中国人,对人的恩情铭记心上。30年前的青稞面却在武威人民心中深深扎根。难道,古浪灾区人民会忘掉全国人民的一片忠心吗?

古浪县派出所共产党员候祯,把自己调动工作的通知悄悄放到一边。他从10月20日地震发生当晚,就奔赴新堡乡维护治安,一干就是33昼夜。天天叮嘱灾民防火、防震、防盗。24日这天,磙子沟到高岭墩的这段路被雪封住,救灾物资无法运进,他带领20多名群众,按时把路修通,保证了救灾物资的安全到达。

新堡乡副乡长张功德,强震刚过就蹬上脚踏车,急忙赶到高岭墩、甘沟口、玉塘、尖山等村察看灾情。他家就在高岭墩村,2间房子倒塌,5间裂缝成危房,妻子和孩子无家可归,借宿邻居家的防震棚中。老张三次到高岭墩为灾民们修搭防震棚,却没有顾上到自己家看看。第四次到高岭墩,距地震发生已经20多天了,妻子憋着一肚子气一见面就大声骂了起来。他笑嘻嘻地对妻子说,我们家不是有地方住吗?还有很多人家无地方住呢。消消气,马上就闲了,过几天回来就弄我们家的,话都没说完,妻子又找不见他了。

“有了这样的好干部,困难再大,我们也能扛过去。”灾区群众看到每一位党员干部处处都为别人着想,无不为之感动。

古浪县新堡乡是典型的干旱山区,交通不便,经济落后,绝大多数群众缺吃少穿。群众生活在贫穷线上,有些老人没出过远门,甚至连县城都没去过,没有想到,发生地震后,国家天天用大汽车往我们这ꪣ里拉送救灾物资。苹果、饼干、罐头、面包、卤肉、鸡蛋等贵重食品,应有尽有,一位上了岁数的老人说,共产党太好了,还给我们发了皮大衣、防寒服,有病的人还被小车拉上去县城住院,这是我想都不敢想的事。

新堡乡灾民的防震棚陆陆续续地搭好了,农民们还用大红纸写上一幅幅对联,贴在了自家的棚上,虽然字写得不怎么好看,对仗不怎么工整,但是,它是灾区人民对共产党的一片痴情。现摘录了几首:

雪中送炭共产党好

排危解难解放军亲

鱼水情深

地震毁坏育苗田

党恩搭起新学堂

茁壮成长

废虚地上党政军民排险情

越冬棚里男女老少话党恩

社会主义好

还有一幅贴在小车上的对联是这样写道:

大地震千家万户遭殃,救灾民社会主义独好。

最后,不得不提一下大地震发生的那天,发生在灾区的几种怪异现象:地震发生的前一天,高岭墩村有好几家的鸡飞到树上赶不下来,鸽子也飞到树上惊慌失措,东张西望。农民们圈养的猪,时而爬墙,时而发惊,在圈内焦躁不安。有几条狗跑到山梁乱叫,不敢回家。

20日早上,起床准备下地的农民安永成,发现屋內院子当中老鼠乱跑。

早上,尖山村的10多条狗在山坡上乱叫,十分刺耳。

早上,灾区上空浓雾弥漫,阴霾密布,虽狂风大作,浓雾还是久久不退不散,一直持续到快到中午,空气郁闷,令人窒息。

19日,农民们还在蕨麻沟发现了一条蛇,当时已经是冬天了,蛇应该都蛰伏不出了。

以上奇异怪象,说明地震前或多或少也有一点点自然现象和各种预兆。

10.20地震发生已经过去28年了,我今天将自己搜集到的一部分材料整理出来,也算是对90后00后10后对当年发生在古浪大地上的一个灾难性地震灾害的了解缩影吧。

作者简介



赵开新,笔名赵鸿飞,农民,古浪县民权镇台子村人,从1990年开始发表作品,先后在《中国农机安全报》、《乡镇论坛》、《甘肃日报》、《甘肃农民报》、甘肃人民广播电台、巜甘肃科技报》、《甘肃人口报》、《甘肃工商报》、《武威日报》、巜古浪文苑》、古浪广电台、巜花季》等报刋电台发表各类文章500多篇首,好多文章被《文摘报》、《兰州晨报》转载。采写的消息《农民李永武绿化沙漠七千亩》获一九九七年度甘肃省好新闻三等奖,武威地区优秀广播节目二等奖。此文入选《中国当代名人录》、巜八五辉煌》。先后获得省级奖励2次,市级1次,县级3,乡镇2次。一九九七年参加了联合国文教科委组织的贫困地区教育发展战略探讨座谈会,是武威唯一农民代表,大胆提出减免部分品学兼优学生的学杂费的建议,得到了在场的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湖南省教委等领导和专家的好评。从2000年开始,只有零星作品散见各类媒体。去年,有部分作品发表在今日头条上。

文/赵开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